这里江止笑/楚河庸/段殃,字方思。
喜欢人直接喊我的字,或是笑笑/楚楚。

【杰希,原谅微草】半生与他

*朝代架空
*喻王
*ooc预警


      小生王从庸,无字,一个靠说书吃饭的穷人罢了。
      今日给各位先生说的是那位历史上颇有争议的双鸿侯王杰希。
      说起这位王侯爷啊,从小聪颖过人,少时一战成名,后屡建奇功,功不可没,可惜为国捐躯英年早逝。此人一生征战四方,未曾成家,只有一桩风流韵事为后人津津乐道,也是因此历史上对这位王侯爷的说词各有不同。

1

    “也曾鲜衣怒马,一日看尽长安花。”

      王杰希十六岁时已经是荣国冠盖京华的双鸿侯。
      而眉目俊朗、举止有度、才华横溢、引得无数少女芳心暗许的王小侯爷有一心上人——正是舟轻院的当家戏子喻文州。这戏子喻文州乃是一代佳人,嗯,男佳人,那戏唱的可是长安一绝,最有名的就是那出霸王别姬。
       戏子喻文州如何变成王小侯爷的心上人还有一段缘来。
       几个月前那丞相之子黄少天不知从哪里弄来几张舟轻院的戏票,就邀了两三个好友一起去舟轻院听戏小聚,结果几个好友纷纷推辞。叶小将军忙着追长安酒楼的苏老板,大理寺少卿张新杰忙着追捕盗侠韩文清,王小侯爷忙着和他爹学习带兵。黄少有点失望,并且觉得自己好像很游手好闲,想着自己一个人去没意思,于是那天他也没去,上街挑给他娘的生日礼物,结果逮到在街上看买酒的王小侯爷。这就很让人生气了。黄少问了问旁边小厮什么时辰了,发现还没到舟轻院开场的时间,黄少就拽着王小侯爷去了舟轻院。
       "王杰希你不想去就直接说啊。干嘛编一个借口啊。这样很破坏我们之间的感情啊。我和你讲,舟轻院这票可是千金难求的。浪费了很可惜的。而且这次还是喻文州上台唱的《霸王别姬》,我也听过几次真的是特别好听......"黄少天一边走一边吧啦吧啦吧啦的说。
       王杰希很难得的没有说黄少天几句,就知道成天看戏,而是直接屏蔽了黄少天的长篇大论细细叮嘱,小厮把他刚刚排队买到的花雕酒送到舟轻院他们定好的房间里去。
      两个人一路走去了舟轻院。舟轻院已是座无虚席,一进门便有人把他们迎进定好的房间。王杰希挑眉打量了一番,才转过头对黄少天说了一句“布置还不错。”黄少天“嘿嘿嘿”一笑,“我挑的地方还能有不好?”不到一盏茶时间,戏开场了。王杰希并未仔细看戏而是注意着正在炉子上煨的花雕酒,倒是黄少天笼着袖子眼也不眨的看着台上咿咿呀呀唱戏的人。两个时辰过去,戏终,人陆陆续续散去,黄少天也催着王杰希走。王杰希却偏要喝完这壶酒再走。黄少天等的不耐,看见王杰希还在慢慢品酒,忍不住劈手过去欲夺了王杰希的白釉杯子。这时却有人敲门,王杰希趁着黄少天分神一瞬把杯里的酒一饮而尽,拿着细颈酒壶一边看着黄少天美滋滋的倒酒一边扬声说道:“请进。”
     “见过王小侯爷,见过黄公子。”来人声温如玉,一句道破他二人身份。
王杰希抬眼看去,觉得眼前面若冠玉的男子甚是眼熟,仔细一琢磨才想到是刚刚台上唱戏的喻文州,正诧异着怎么唱完戏不休息反而到黄少天的包厢来。黄少天一声欣喜的“喻文州”打破王杰希思绪。喻文州俯身作揖,“正是。此番冒昧前来是听闻去买酒的小厮说王小侯爷把剩下的酒全买完,小生对那家酒馆的酒馋了许久,所以斗胆前来想从小侯爷这里买一壶酒。”王杰希一听是有关酒的事,直起身子饶有兴趣的看向喻文州,“想不到喻公子也是爱酒之人。” 
     “只是一点小小的爱好罢了。还担不起真正的爱酒之人。”喻文州理了理袖子,摆摆手示意身后小厮过来。青衣小厮端着摆有黄金的木雕托盘恭敬上前。王杰希看着托盘,“喻公子竟愿为小小一壶酒一掷千金。若本侯不愿呢。”此话一出黄少天急急出了声,“王小侯爷一壶酒可不值千金,喻公子愿意一掷千金你已经稳赚不赔了,你就不要为难人家,快些买给喻公吧……”话还未说完,变被王杰希抬手打断。喻文州面无变色仍然是一副笑意盈盈的模样,“君子不夺人所好,那小生只好等下次酒馆卖酒了。”
      王杰希却是笑了起来,“既然同为好酒之人,割让一壶酒换一个酒友也是很值,这壶酒就送给喻公子,不知喻公子可愿和本侯交个朋友?”说到最后竟是想要交好的意思。
      喻文州又作揖一谢,“能和小侯爷作朋友自然是小生的荣幸。”
      如此,王杰希和喻文州相识,后来因酒邀约,一来二去,王杰希对喻文州动了心思。
      喻文州对酒侃侃而谈的样子,喻文州低眉品酒的样子,喻文州大笑的样子……王杰希看着就如猫爪挠心,心动不已。一年之后,王杰希借着酒意有心挑明,喻文州婉言拒绝。王杰希并未放弃,一追就追了两年,追到他十九岁上战场那年。

2
      “所以喜君者,为百年,不为一夕。”

      屋内灯影绰绰,屋外寒风凛冽裹挟着星点白雪。
      黄少天一捶桌子站了起来,压抑着怒气沉声到:“王杰希你疯了不成?!你自请为帅,你可知这一仗有多难打!从去年春末就开始打一直打到如今,虽是拖得时间与往年那一战已是不长,可是你应该明白如今的局势的!”
     王杰希低眉呷了一口茶,“我知道。”
    “你知道?!你知道你他妈还自请为帅!?朝中分明是有人向敌国传递消息!”叶修看着王杰希一字一顿道:“到底是敌国奸细还是皇帝的棋还难说!”
    “现在皇帝下令彻查,查到如今也没查出来个子丑寅卯,王家,叶家和周家三家手握兵权,若彼此是政敌还可以做个牵制。而这三家都是虽先帝一起打江山的,都是世交。”肖时钦揉了揉眉心,声音里透着明显的疲惫,“三家合谋造反,轻而易举。皇帝疑心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几个皇子看着皇帝年老都蠢蠢欲动,太子势弱。局势,风雨欲来。王杰希,你这次的确不应该。”
    “我不是光因为我爹不同意我和喻文州的原因自请为帅。”王杰希神色自若,“我若是打了个胜仗,我爹自然不会管我,我也能放心去追喻文州。若是我不自请为帅,难道看着皇帝随便指个人的去打仗吗?!借着打仗的名义好光明正大的除掉一些人!?林杰将军和魏琛将军不就是这样死的吗!?我们明明能赢却一直输,现在已经打到幽州十三郡了!而且方士谦还在战场上。我和他是同门,我不能看着他死在战场上。”
     “可是你可能会死。”张新杰慢慢说出口。
     “为国,为义,为私心。”王杰希低笑出声,“我 心 甘 情 愿。”
      王杰希十九岁时自请为帅上了战场,临行前众好友在城外十里亭饮酒相送。众好友叮嘱着王杰希各种事情,每个人都送了点东西。有的送好剑,有的送药,有的送护心镜。黄少天送的暗器,一边告诉王杰希用法一边看着王杰希,说到最后落了泪。叶修笑骂黄少搞哭得王大眼回不来一样。王杰希看着黄少天一把鼻涕一把泪,端起酒碗一饮而尽掩饰自己湿润的眼睛。喻文州送了两壶亲手酿的花雕酒,王杰希直接把酒壶挂在腰间。喝完最后一碗酒,王杰希拉过喻文州低声说了一句:“所以喜君者,为百年,不为一夕。*”未等喻文州反应过来,便飞身上马,打马而去。
      留下的是雪地上的马蹄印,以及白雪中的背影。

3
元鹿五年,王小侯爷自请为帅,一战成名,自此一仗,打了六年。六年间许多将才折损战场,先以叶家为表,叶家两子皆死于战场。后有骠骑将军苏将军,江副将等为国捐躯。王小侯爷以病躯带兵,赢下常州之战,凯旋回京路上病逝。耀国撕毁谈和书,敌国将领继续带兵攻打荣国。恰逢萧景帝病逝,太子登基,懦弱无能,无百日,齐王再次登基。荣国内乱,将士群龙无首。一年之后,荣国灭国。耀国一统天下。耀成元年,耀帝亲封喻文州为国师。

注*:原句为“所以念君者,为百年,不为一夕。”出自清朝著名小说家蒲松龄所著《聊斋志异》中《胭脂》。

评论(4)
热度(31)

© 结心点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