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江止笑/楚河庸/段殃,字方思。
喜欢人直接喊我的字,或是笑笑/楚楚。

【君一叶】年岁(下)

*君莫笑×一叶之秋

3
    某日,一叶之秋和君莫笑同诸位将军在行军帐里探讨行军路线,沐雨橙风一掀帐帘探了个头出来,"小师弟,你看谁来了?"说罢,侧着身子让身后的人过来。君莫笑抬眼看去就是一张熟悉的脸,声音不觉就带了几分喜意,“木苏哥!”
    一叶之秋也是喜意涌上心头,看见君莫笑脸上的欢喜却心却慢慢沉了下去,心里自言自语了几句,君莫笑还是更喜欢秋木苏啊,我们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还是不敌一个秋木苏。
    秋木苏也眉眼含笑,一身白衣风尘仆仆,面上也带了几分疲惫之意。
    一叶之秋挥手让诸位将军下去,又令下属吩咐人摆一筵酒席收拾一个营帐出来。便让秋木苏进来。几人坐在营帐里叙了一下午旧,君莫笑整个下午一直在笑,笑得跟傻子似的。他越笑,一叶之秋心里就越不是滋味,很有点情敌来了还没出招就败了的意思。于是晚间的酒席里,一叶之秋大手一挥便上了十几壶烈酒,他一人就饮了九十壶,很给力的醉了。秋木苏早早下了宴席去休息,沐雨橙风也很有眼色的去休息了。只剩下醉汉一叶之秋和傻子君莫笑。
    暮色四合,醉汉一叶之秋摸黑席地而坐,于是傻子君莫笑就讲了,"师兄天太黑了,我们点灯吧。"醉汉一叶之秋摇摇头。傻子君莫笑看他醉了也没理他的意见,果断想伸手点灯。醉汉一叶之秋拉着傻子君莫笑的袖子不给点。傻子君莫笑手上暗自使劲拽着醉汉一叶之秋的手往蜡烛上点,可是,醉汉一叶之秋好歹也是练过武的人,手上也开始使劲。两个人就开始"拉拉扯扯"。一个是醉汉,一个是酒量不好喝了几杯微醺,更何况其中一个还憋了一肚子气!于是使劲开始没轻没重。
    傻子君莫笑这个时候还记得自己读的兵法,让了醉汉一叶之秋几次然后一个出其不意使劲拽着袖子把蜡烛点上了,醉汉一叶之秋看见蜡烛点燃了,先是一呆,然后怒气冲冲瞪了一眼傻子君莫笑使劲拽了一下。醉汉一叶之秋本来就属于容貌偏阴柔的男子,若不是习武多年身上自有一种气势,还是有一点女气的。这会儿喝过酒后面泛桃花,眼角微红,气势全无,桃花眼一瞪哪里是瞪啊!这是抛媚眼吧!再加上烛火朦胧熏染气氛。傻子君莫笑看见的分明就是一个美人朝他暗送秋波,心中微微一动,一时间竟呆住了,也不记得使力拉自己的袖子了。
    于是呢,美人一叶之秋力使大了,傻子君莫笑往美人一叶之秋怀里倒,加上惯性,两个人一起倒在地上。美人一叶之秋看着和自己近在咫尺的君莫笑的脸,一时间移不开眼。傻子君莫笑的手放在美人一叶之秋的腰上,他下意识一握,心想:师兄的腰还蛮细的嘛。然后就感到一个柔软的东西覆他唇上,他还舔了舔,想着怎么还有股酒味。然后反应过来是自家师兄的唇,脑中开始循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竟然轻薄了师兄!"在他还在发愣的时候却发现美人一叶之秋也舔了舔他的唇,还嘟哝一句"好软。"傻子君莫笑脑中一炸,心里五味杂陈,心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愣了一盏茶功夫,他才慢慢从一叶之秋身上爬起来,而这个时候一叶之秋睡着了,君莫笑丢了魂似的,手脚僵硬的在睡着的一叶之秋身上披了件衣服后,丢了魂似的回了自己的营帐。
    一叶之秋早上醒来时就发现自己毫无形象的躺在地上,身上披着一件邹巴巴的衣服,他挠了挠头,只想起来昨晚喝了很多酒,大概酒喝多了睡着了吧,一边想一边打了个喷嚏。然后心大的把自己收拾了一番,准备正面迎接情敌秋木苏,并且尽快攻略君莫笑。结果这一连几天君莫笑都躲着他。一叶之秋很懵。他反思了一下,觉得这几天自己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大概是秋木苏回来了,君莫笑去粘着秋木苏了吧!一想到这里一叶之秋的怒气值蹭蹭的往上涨。
    俗话说得好,"天子一怒,伏尸百万"!一叶之秋身也是堂堂一国之君,怒气值逼近顶峰,因此打仗也打得快些,本来还有五六个月才能解决的战事,一叶之秋亲上战场指挥,加上秋木苏相助,提前在入冬打完了仗。
    打完仗就要凯旋回朝啦。秋木苏在京城住了几个月,期间,秋木苏在某夜与一叶之秋对月豪饮时了解到他对君莫笑的心思之后,倒是毫不客气的卖了君莫笑为好友助攻一把。秋木苏同一叶之秋他们一起过完了年后,就准备辞行,众人都十分不舍,欲挽留,秋木苏还是执意要走,于是他们就在城外的十里亭为他送行。
    秋木苏走的时候像是多年前他离开的冬天一样大雪纷飞、寒风凛冽。君莫笑眼巴巴的望着秋木苏,秋木苏还向当年临走之际一样摸摸了君莫笑的头顶,想了想,然后笑着说:"笑笑终于长大啦,木苏哥也放心了,以后在朝中要听你师兄的话。我会回来看你的。"说罢,仰头饮尽了青瓷碗里的清酒,又把身上的狐毛大氅裹紧了,腰间骚包的插了一柄折扇,提着两壶花雕酒,潇洒的翻身上马,只是挥挥手就打马而去。
    秋木苏不曾回头,像是多年前一样。风雪也还是一样淹没他的身形,让他成为众人视线中的一个小小黑点到茫茫白雪。少年不再是少年,模样也依稀被岁月出磨砺出几分沧桑。谁知道他这一走什么时候会回来呢?也许在某个风雪交加的夜晚他又回来了。
    秋木苏走后,君莫笑像是放下很多东西,不再总是回忆幼时的记忆。除了这些还是有很多甜的东西啊!比如京城梧桐巷里那个卖唐人的老爷爷卖的糖就很甜啊!君莫笑咬着狗尾巴草躺在屋顶上看星空时想。

4
    在君莫笑二十岁的时候,还是和他的师兄好上了。用沐雨橙风的话来说,哟,终于有姘头啦!
    君莫笑表示什么姘头,是老婆好吧啦!
    一叶之秋向君莫笑表白的时候正是蔷薇花开的季节,朱红色宫墙里的花开的如火如荼,像是能延烧的宫外去。
    君莫笑十分爽利的答应了一叶之秋。并且十分主动发展友好关系。
    一叶之秋到有点上了贼床的感觉。
   
    沐雨橙风也在那年嫁给了风城烟雨,秋木苏听闻消息倒是回来送了贺礼,不过没几天又走了。没几年沐雨橙风就生了个大胖小子,君莫笑和一叶之秋当了这小子的干爹。
    总之一切都在越来越好。
    君莫笑三十多岁的时候打最后一场仗时写信和一叶之秋说,我不想打仗啦。一叶之秋回信就说好呀,我一直非常想金屋藏娇。君莫笑翻了个白眼,回信道我也不想要这个身份不想当将军了。一叶之秋点点头。转身就给君莫笑按了一个为国捐躯的死命。举国大丧,本应该为国捐躯的大将军倒是被皇帝好吃好喝养在皇宫里。
   闲了几个月后,君莫笑比较无聊。于是不久之后京城最大的情报收集所就开店了。一叶之秋表示不满,收集情报为什么开青楼,好让你看姑娘吗!君莫笑表示哎呀,这好收集情报啊,也是为你啊!说着就在床上好好“安慰”了一叶之秋。
    日子总是越过越好的呀!

END

评论
热度(14)

© 江湖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