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江止笑/楚河庸/段殃,字方思。
喜欢人直接喊我的字,或是笑笑/楚楚。

【君一叶】年岁(上)

*君莫笑×一叶之秋
*古风paro


     京城里新开了家妓院,名字十分简单粗暴,叫君家妓院。
     君家妓院在京城最繁华的地段——这原是一家酒楼,后来老板家里出了变故,几经转手,被人买下,酒楼重新装修,几个月后重新开张,人们发现这家酒楼成了妓院。说起这君家妓院,也是好笑,没有揽客的老鸨,竟是个面容清秀的龟公,也无人知他姓名,于是嫖客和妓院里的姑娘便戏称这龟公为"君妈妈"。你若仔细端详君妈妈的面容,便会发现这君妈妈与那为国捐躯的君莫笑君大将军有七八分相似,可这区区一个妓院龟公怎能与立下赫赫功勋的大将军相提并论呢,容貌相似也是这君妈妈的福气,因着这传言,去君家妓院的嫖客还有冲着君妈妈去的,生意又红火了几分。同时也沦为京城百姓又一茶余饭后的闲谈话题。

1
    君莫笑被秋木苏送去叶山的时候才五六岁。叶山上除了叶修和苏沐橙就只有两个十三四岁的小哥哥小姐姐。
    那时正逢冬日大雪,大雪封山,秋木苏在山上逗留了几日才准备走。临走时,秋木苏一再叮嘱君莫笑要和叶修好好学武,一定要听话。君莫笑拽着秋木苏的袍子不肯撒手,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木苏哥,你别走好不好?我以后一定乖乖听你的话!"秋木苏叹了口气,伸手揉了揉君莫笑头顶,蹲下身对着君莫笑说,"笑笑,我必须走,乖,别闹。"然后握住君莫笑的手腕一点一点掰开他的手指。君莫笑看他不为所动,"哇"一声哭了,"我要苏沐秋!我要苏沐秋!他说过不会丢下我一个人的...呜呜呜......"
    秋木苏一下僵住了,半晌,他搂住君莫笑,手有一搭没一搭的轻拍君莫笑的后背,缓声道:"笑笑不哭,笑笑不哭,苏沐秋去一个很远的地方啦,要等笑笑长大后才能回来,他会给笑笑带很多好玩的好吃的回来的,但在此之前笑笑要乖乖的......"秋木苏的声音里带着哽咽,"木苏哥只是要去找苏沐秋,不然他提的东西太多不好回来呀,我帮他拿东西,这样一来能早些回来看笑笑。"君莫笑急忙拿袖口一抹眼泪,满怀期待的看着秋木苏,"真,真的吗?苏沐秋会回来?"秋木苏阖上眼不去看君莫笑,语气温和,带着点哄人的意味,"真的,木苏哥什么时候骗过你。""好!那木苏哥你快点和苏沐秋回来!我一定乖乖的!"君莫笑语气坚定。
    秋木苏站起来看向旁边的一叶之秋,"那笑笑以后就拜托一叶了。"一叶之秋点点头,"木苏放心,莫笑也是我师弟,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他,就算我不行,不是还有沐橙前辈和师妹吗。倒是你,万事小心。""好。那告辞。"秋木苏朝一叶之秋抱拳拜别,看了君莫笑一眼,便潇洒转身离去,留给二人一个单薄的背影,雪地上留下的一串脚印也被逐渐新雪掩盖,好似不曾有人离去。
    一叶之秋目送秋木苏离去后,牵着君莫笑往回走。
    "师兄,雪又下大了。"
    "嗯。"
    "师兄,你说木苏哥什么时候才能带着苏沐秋回来啊。"
    "不知道。"
    "师兄,你话怎么这么少啊。"
    "心情不好。"
    "哦。那我也心情不好。"
    "嗯。"
    大雪中一大一小两个身影依偎而行,君莫笑看着雪簌簌落下,很有点茫然无措的意味,心口发闷又有点难过的意思,这种感觉小小的君莫笑还无处安放,只有握紧一叶之秋的手来缓解一点不安。
    风雪中翻过这离别的一页,此后君莫笑开始了十余年起早贪黑的练武生活,他慢慢长大,慢慢懂事,才明白苏沐秋原来再也回不来,而秋木苏一直杳无音信。尽管师傅、师兄他们对自己都非常好,可是他还是怀念以前的时光,记忆慢慢蹉跎,他也就只有抱着仅有的一点幼时回忆慢慢咀嚼,尝一点他所渴望的甜。

2
    君莫笑上战场的时候不过十岁有八,还差两年才及冠。
    十八岁那年,一叶之秋拜别叶修下山,他本是荣国太子,是荣昭帝的嫡长子,沁阳皇后生下一叶之秋后病逝,荣昭帝把一叶之秋立为太子不久后送去叶山拜叶修为师。如今荣昭帝驾崩,皇帝亲信持密旨来叶山迎一叶之秋回宫继承皇位。
    一叶之秋临走前夕,君莫笑恳求一叶之秋带他一起下山。一叶之秋低眉看着跪在地上的君莫笑,“为何?”“师兄,我习武多年,想要报效国家。”君莫笑一脸正色。“你不是。”一叶之秋直接驳了回去。“师兄,我……”君莫笑话未说完便被一叶之秋打断。“我知道,你想去找木苏。”一叶之秋顿了顿又继续说道,“可是这么多年他杳无音信,生死难测。”“他不会死。”君莫笑语气坚定。一叶之秋轻笑一声,“师弟,你怎么这么肯定?”“木苏哥答应我的。”君莫笑直视一叶之秋。一叶之秋刚刚想说话,却被敲门声打断。“师兄,我可以进来吗?”是沐雨橙风的声音。君莫笑一听一骨碌站起来,一叶之秋瞄了一眼君莫笑,扬声道:"进来吧。"
    沐雨橙风推开门,也不进来就站在门口,笑意盈盈的看着一叶之秋和君莫笑,"君师弟也在啊,正好,我也不用去找了,两位一起到师傅房里来吧,师傅有话要同你们说。"
    一叶之秋和君莫笑都十分诧异,诧异是诧异还是随沐雨橙风去了叶修房里。
    "师傅,这么晚了找徒儿何事?"一叶之秋先开口问到。
    "我要你带你师弟师妹一起下山。"叶修看着一叶之秋道。
    "师傅?"
    "不说你马上要继位,势力不稳,需要人立威,且就说近来与耀国的一仗,你师弟师妹空有一身武艺,不能报效国家十分可惜。"叶修一边说一边看向君莫笑。君莫笑有些心虚,不敢看叶修。
    "既是师傅之命,那徒儿一定会照顾好师弟师妹的。"一叶之秋暗自握紧了拳头,他不想要君莫笑下山。
    "好。"叶修挥了挥手,"今晚都好好休息,莫笑和沐雨记得收拾好东西。"
    君莫笑喜上眉梢,和沐雨橙风拜谢叶修的时候声音都大了不少。站在一旁的一叶之秋看着君莫笑笑容满面,眉间不由得含了几分怒气。
    回京城后,一叶之秋继位后,大刀阔斧整顿了朝政,便派君莫笑同沐雨橙风去了战场。而他自己也要一同前去,美名其曰:"朕御驾亲征更能够鼓舞将士士气,而且朕自小习武,说不上武艺超群,可也能自保,何不能上战场杀敌卫国。"暗自里却打着自己的小九九——一定要看好君莫笑!而这一切都被一个人看在眼里——沐雨橙风。
    沐雨橙风:哎呦,师兄对师弟真是一往情深啊,可惜师弟一心向着木苏,臭屁师兄终于栽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战场上刀剑无眼,一叶之秋因着身份在此不能轻易亲自上战场,看着君莫笑和沐雨橙风战场上横刀立马也有些心痒。某次君莫笑被敌军抹有毒的箭射中,还好就医及时,不然可能小命都保不住。
    一叶之秋大怒,也借此理由亲临战场杀了个爽快,连战大捷。沐雨橙风一边嗑瓜子一边在君莫笑床边描述一叶之秋战场上的英姿,最后感叹了一句好一个一怒冲冠为红颜,哦不,是蓝颜。君莫笑开始听的津津有味,偶然还吐槽几句,听到后来这句,憋红了脸才说了几个字,"别瞎说。"沐雨橙风仔细端详君莫笑脸红的样子,看着看着"嘿嘿嘿"的笑了起来。心里也带着感叹了句,卿本佳人,奈何男儿身。

评论
热度(16)

© 江湖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