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江止笑/楚河庸/段殃,字方思。
喜欢人直接喊我的字,或是笑笑/楚楚。

[修伞]流光容易把人抛·引

嗯,这篇是古风向,朝代架空,引的视角是秋橙女儿,原创女主。虽然没有明确写修伞,但是一些细节部分和后文有关,所以打了TAG。用第一人称是方便叙述。
只是一篇引,从第一章开始,就是一章叶修视角,一章苏沐秋视角,不知道会写多长,因为只有前半部分题纲定下来了,后面还是暂定。
嗯......还有更起来会很慢,因为初三。本来准备中秋节发的,但是因为一些原因.....咳咳咳
注意:狗血慎入

引 
叶丹,琅琊侯叶秋女。其母荣国郡主苏沐橙,其兄叶辰。其伯父叶修乃前琅琊侯,也为其师。丹乃叶修关门弟子,擅长矛。丹与其母模样神似。喜着渥丹衣,品行善。剑圣曾曰:"此女性似叶修。"。后封为女将军,自请命守疆。二十年有七,方嫁人。嫁于太子瑾,太子瑾已二十有八,二人举案齐眉。越明年,丹诞一子。太子瑾继位后,丹为瑾帝元后。瑾帝一生只娶丹一人,废后宫。
——《列女传·帝后》

    我叫叶丹,父亲是琅琊侯叶秋。
    我的大伯叫叶修,他是我师傅,也是前一任琅琊侯,因为去世后膝下无子,才由我父亲继位。
    因为随大伯学武,很多时候我都陪在大伯身边。
    基本上,每逢年过节,大伯的很多朋友都会来看望他。
    送的东西也是稀奇古怪。
    比方说,云秀前辈喜好送话本子,黄少喜好送秋葵等等。
    据大伯说,少天前辈喜好送秋葵,是因为他自己不喜好吃秋葵,以为其他人也不喜好吃,所以才年年送。
    大伯说,秋葵开的花其实很好看。说完却又自顾自低低笑了起来,像是在自言自语。
    那时我还未见过秋葵开花,因着好奇,去翻了文献,却未找到。
    不过,我在《本草纲目》上看到一段关于秋葵的记载,里面有描述那秋葵的花。
    "六月开花,大如碗,鹅黄色,紫心六瓣而侧,午开暮落。"
    我想这大抵是一种溢满阳光的花。
    后来大伯因战伤复发而逝世,我和哥哥一起跪在灵堂守灵,喻相前来祭拜时,看了我几眼,似笑非笑道,"眉目间可真有几分神似他。"
    我听的一愣,扭过头去看母亲,母亲低垂眼帘,并没有说话。引喻相进来的父亲却出了声,"都挺像的。"
    不知为何,平无波澜的声音竟让我感受到浓重的哀伤。
    我看向父亲,却觉他苍老了许多。
    之后我被封为女将军,喜欢上了太子瑾,又请命去守边。
    那日正是大雪纷飞,父母并没有来送我,送行的只有瑾和哥哥。
    哥哥叮嘱我,让我一路小心,记得写家书,并递给我一封厚厚的信,让我路上再看。
    瑾抿着唇不说话,当是在生我的气。
    我看了看他,饮尽了那壶醉花阴,转身策马而去。
    行了十几里路,却是瑾追上我,给我送了一件披风。
    他冷着脸给我系上,还未待我说一句话,却又一言不发走了。
    我好笑。
    天黑之前我找到一家客栈住了下来。
    沐浴过后,我在烛光下看完了整封信。
    我揉了揉发涩的眼眶,站起身推开了窗户,雪被风吹进来,落在脸上,只觉凉。到是也吹了我满发。
    我不知哥哥是如何翻出这些旧事,更不知大伯和舅舅有过一段风月。
    舅舅病逝那年,我四岁,那时大伯教我武功,第十年的时候,大伯去世。
    我那时十四岁,今已经四年过去,算起来,舅舅已经去了十四年。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蓦的,我想起这句词。
    生死分别十年,如今,他们也当是重聚。
    我也明白喻相的那句神似是何意了。
    再后来,我终是在边疆看见了秋葵开的花,大片大片,愈发灿烂。
    我低着头想着当年舅舅和大伯还有喻相和黄少的那件事,兀自笑了起来。
    我在边疆听了许多将士们口口相传的事。
    像那荣国世子与斗神的高山流水,叶氏双杰巧夺青云城,叶家幺子与沐橙郡主天合之作,喻相酒后戏剑圣......
    还有很多很多我不知道的事。
    我从没想过经年之前他们的意气风发,年少轻狂。
    我守着他们守过的边疆,看着岁岁年年的花和雪,喝着陈年的烈酒,也与山河星月共眠。
    看见那张时间的纸上铺上岁月的风花雪月。

评论
热度(18)

© 江湖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