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江止笑/楚河庸/段殃,字方思。
喜欢人直接喊我的字,或是笑笑/楚楚。

[修伞]伤短爱长

#双向暗恋paro#


1.

     苏沐秋这生平二十三年,第一次感觉这样难过。

     叶修说,苏沐秋我要出国了。

     他靠在楼梯口,抽着烟,神色难辨。苏沐秋下意识紧紧握住门框,心像是被一只手紧紧揪住,挤压着,让他喘不过气。苏沐秋调整了下情绪,轻飘飘的说了声“哦”又顿了顿道:“叶修你忘了我们还在冷战吗?你今天来不是和我道歉原来是说这事儿啊。哎呦那我在这儿先恭喜你了。”然后立刻转过身“啪”一下关上门。

      苏沐秋关上门后就靠在门上。身体顺着门滑坐在地上。呆坐了一会儿,门外却一点动静也没有。苏沐秋缓缓仰起头,抬手捂住眼睛。

       他想,叶修,为了你我这么难过你知道吗。



      2.

      叶修和苏沐秋是发小。

      叶家苏家住在一个院子里,叶父和苏父是同一个单位的同事,关系十分要好,两家的孩子自然而然也就成了小伙伴。苏沐秋和叶修都身为兄长,父母不在照顾弟弟妹妹的责任就担在他们身上,两个人一起去买菜,一起做饭,一起洗衣服,一起去打架,一起谈天说地,就是一起闯祸了挨骂也是一起被骂。每次被骂,叶修都会先辩上几句,苏沐秋就会表示认识到错误立刻反驳叶修,叶修和苏沐秋互怼几句后,就假装被苏沐秋说服。两个人言辞诚恳表示自己认识到错误。叶苏两家父母一看孩子认错了,就挥挥手立刻让他们走。叶修和苏沐秋像乖宝宝一样走了,背过父母两个人就会极有默契的低头相视一笑。认错?认什么错!下次继续闯祸!闯祸之后挨骂,叶修苏沐秋继续故技重施。两家父母到最后都懒得管,骂上几句看见他们又来这套直接挥挥手让他们俩滚。

      上了初中以后源源不断的情书出现在苏沐秋的抽屉里。不仅有情书有时间还有花和小零食。叶修表示十分嫉妒然后就那走了别人送的小零食。苏沐秋气的把自己的作业都推给叶修写。好吧,其实连苏沐秋自己藏的小零食也被叶修顺走了。拿人手软,吃人嘴短。叶修只好一个乖乖写完两份作业。被老师发现的时候,老师把苏沐秋和叶修拎到讲台上来骂,“苏沐秋!你身为班长就是这样起带头作用的!竟然让副班长帮你写作业!还有叶修!苏沐秋叫你写你就写啊!说句难听点的!他叫你吃屎你还吃屎啊!”苏沐秋心说叶修他不会吃,他会把我按里去。叶修小声嘀咕,苏沐秋要是让我吃屎我先把他按进去然后吃光他零食!被骂过一次之后叶修就学乖了,开始模仿苏沐秋笔迹,一不做二不休抢苏沐秋零食抢的更欢。每次写双份作业很酸爽,对此,叶修却是乐此不疲。

      是什么对叶修产生爱意的呢?苏沐秋也不知道。

      大概这就是日久生情吧。



3.

      叶修看着苏沐秋转身关上门。

      叶修想,苏沐秋是不是觉得自己在开玩笑。出国,意味着叶修有很大的可能以后不回来了。苏沐秋这次不和我告别,以后要是联系不上怎么办。

      叶修蹲在苏沐秋家门口抽完了一支烟,又点了一支烟。他就一支烟接着一支烟抽。直到抽空了烟盒。叶修抽完最后一支烟,已经暮色四合。

      他的手指摩挲着烟盒,心想,这是上次生日,沐秋送给我的芙蓉王,这一条,最后一盒现在也抽完了。

      叶修很难过。

      他站起身,因为蹲的时间太长腿麻导致站立不稳,差点一头栽下楼梯。他扶着楼梯的扶手慢慢站稳。叶修很想敲门,想了想还是扶着楼梯扶手歪歪倒倒的下楼了。

      妈蛋,声控灯竟然也坏了。叶修想着。

      黑暗里,叶修的眼角流下一滴眼泪,然后愈来愈多,最后泪流满面。止不住的是哽咽。

      苏沐秋,我爱了你这么多年,我很难过。


4.

       叶修上飞机前的那一刻,还是没看见苏沐秋。

       叶修轻轻叹了口气。

       苏沐秋,再见。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5.
       苏沐秋还在睡觉的时候被苏沐橙的电话吵醒了。
     “喂,沐橙……什么事……”苏沐秋迷迷糊糊的,还没完全醒。
      “哥!叶修走了!”苏沐橙的声音略显焦急。
      “!?……唔,叶修……走了?”苏沐秋脑子还没转过来,“往哪里走了……?”
      “叶修出国了!”苏沐橙大喊到。
       苏沐秋被苏沐橙的一声喊给惊的坐了起来。听见“叶修出国了”这几个字还是迷迷瞪瞪,苏沐秋呆呆愣愣的坐了一会儿。
     “哥!……哥哥!?……你没事吧?!”
       听见苏沐橙的声音,苏沐秋回过神,“哦……沐橙……我没事……”苏沐秋又三言两语讲了叶修那天来的事。
     “哥哥那你……”
     “嗯?”
     “那你……为什么不去送叶修哥!”   
     “……”苏沐秋沉默着没有接话。
     “那个那个哥哥哥我先挂电话啦。”苏沐橙听着苏沐秋的沉默暗道不好慌张挂了电话。
     “……”听着苏沐橙那边的忙音,苏沐秋叹了口气,挂掉电话之后,倒在床上。
      苏沐秋啊,苏沐秋,你为什么不去送他,他可能再也不回来了啊。
      苏沐秋翻了个身,整个人埋在被子里。
      被子真软,苏沐秋想,这好像是叶修陪我一起选的。
      他的头又往被子里蹭了蹭,深深吸了一口气。复又抬起头,顶着一头乱成鸡窝的短发,笑了起来。
      再见,叶修。


6.
      叶修和苏沐秋的争吵发生在三天前。
      起因是黄少天的电话。
      “哎嘿老苏啊,老叶在你旁边不!哎呀我也没什么事就是出国时间太长也没给你们打个电话今天打个夸洋电话和你唠嗑唠嗑!哎呀真没啥大事!就是我和喻文州在国外领了个结婚证!请你们来喝个喜酒!告诉你们让你们乐呵乐呵……”黄少天在电话那头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苏沐秋听的心烦意乱,想要挂黄少天电话。
     “老苏老苏你别急,我还想问个事……”黄少天压低了声音,“老苏……叶修你勾到手了没……”
       苏沐秋立刻黑下脸,挂了黄少天电话,然后把手机关机。
       苏沐秋很烦躁。这几天家里人逼着自己相亲,叶家那边也是逼着叶修相亲,叶秋那小子早就拐走了他家沐橙乐呵呵的看他俩好戏。自己和叶修……苏沐秋使劲揉了揉自己头发,狗屁,叶修这几天连个鬼影都看不见!自己想表白还没人呢!更何况他怂。
      “咚咚咚!”门口响起敲门声。“苏沐秋开门!——开门!——”
      “喊什么喊!来了来了!”苏沐秋大吼一声站起身,一脚踹开挡路的椅子,跑去开门。
      只见叶修笑容满面站在门口左手一袋方便面右手一袋小零食,“哟!沐秋!我来看你了!”
      苏沐秋看着叶修,一把抢过那一袋零食,抱着零食躺倒在沙发上也不管叶修。
      叶修无奈笑了笑,关上门换了鞋,在苏沐秋旁边坐了下来。
      “我说叶修,刚刚黄少天给我打个电话,说他和喻文州领证了。”
      “领证?什么证?话痨证和手残证?”
      “屁,结婚证!在国外领的……唉,他俩现在也结婚了……”
      “沐秋,你不会也想找个女人结婚了吧!”
     “什么玩意!老子是黄金单身汉!”
      “那我看你哭兮兮的样子,不是想结婚是干啥!”叶修挑眉道,“说!喜欢上哪个姑娘了!哥帮你相看想看,看看中不中!”
      “叶修!我说没有!”被自己喜欢的人说自己想和另外的人结婚,苏沐秋很生气,盯着叶修一字一顿说,“我—看—是—你—有—了—吧!”
     “是啊。”叶修轻描淡写回了句。
      苏沐秋瞬间愣了。“是啊”那短短两个字,毫不留情穿透他的心。
     “……哦,那么恭喜。”苏沐秋闭了闭眼,神情有些不自然。
      “沐秋啊怎么这么丧气的样子啊你不会喜欢我吧。”叶修揽住苏沐秋的肩,眨了眨眼。
       瞬间戳到苏沐秋的痛脚。
       争吵开始。
       从最开始的嘴炮转为句句戳心的言辞。从对彼此的指手画脚到摔下一地狼藉。从叶修笑容满面到最后以叶修的摔门而出结束。
      苏沐秋是看着叶修嘴角的笑一点点僵硬直到消失。他不停和自己说,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可是内心的嫉妒还是忍不住促使自己火上浇油。就这样吧,就这样吧,能够一刀两断最好。
      苏沐秋看着满地的狼藉,手捂住整张脸,怎么就变成了这样呢。
       对不起叶修,可是我爱你。


7.
       苏沐秋恍恍惚惚的想着几日前的争吵。
       他摸了支烟。才吸第一口,就呛着了。
       他咳嗽起来,自嘲的笑笑,自作自受啊你。
     “How do you say goodbye to someone you can't image to go without?”
       “如何跟你不想说再见的人说再见?”
         我做不到。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TBC
    

     
    

        
      

评论(1)
热度(36)

© 江湖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