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江止笑/楚河庸/段殃,字方思。
喜欢人直接喊我的字,或是笑笑/楚楚。

【六十八色之玫瑰红/修伞】半生

*cp 叶修×苏沐秋
*一个关于爱与被爱的故事
*相信我是一个甜党
*第一次和这么多大佬联文有点小激动

1.
    吴雪峰一直对于叶修这二十多年来都吊死在苏沐秋这一棵树上很不能理解。
     堂堂叶氏集团总裁,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随便勾一勾手指不知道多少女人往他身上扑,干嘛为了一个男人孤身这么多年呢?
     他轻轻靠在酒柜上,仔细端详叶修。
     叶修仰着头靠在真皮沙发上,神色疲惫,伸出手扯松了领带,又揉了揉眉心,摸出了烟盒,欲点上烟。
     吴雪峰转身从酒柜里摸了一瓶度数极低的酒,又随手拿了两个玻璃高脚杯,一边开酒一边说,“苏沐秋不喜欢你抽烟。”
     叶修点烟的手一顿,随即又很自然的继续点燃烟,咬在嘴里含糊不清的说,“沐秋现在不在。”
     吴雪峰挑眉,给叶修递了半杯酒,又端起自己的那杯抿了一口,微微皱眉,太甜了。随后他清了清嗓子,看向叶修,“苏沐秋又拒绝你了?”
     叶修闭着眼睛抽烟没碰吴雪峰给他倒的酒,轻轻“嗯”了一声。
     吴雪峰有些好笑的看着他,想了想终于问出了那个自己纠结许久的问题。
    “为什么非要吊死在苏沐秋这一棵树上呢?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况你就身处花海,身边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叶修笑了笑,直接掐灭了剩下的半支烟,把烟头仍进玻璃制的烟灰缸里,端起酒一饮而尽,然后靠在沙发上闭目不言。
     静了许久,吴雪峰已经以为叶修已经睡着了,自讨没趣的摸了摸鼻子,准备进屋去给叶修找床被子。
     他听见叶修几乎微不可闻的声音说。
    “因为我看见的只有这一棵树。”

2.
     叶修和苏沐秋是在军区大院一起长大的。
     军区大院子里的小孩子拉帮结派,叶修是一帮小孩子的头头,苏沐秋是另一帮小孩子的头头,两个人一见面就打。叶苏两家虽然私交甚好,两家孩子一见面却是水火不相容,叶苏两家父母都十分头疼。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又和对面政府大院的孩子怼上了。于是叶修和苏沐秋商议之下,决定一致对外,两派签定了“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结为同盟,开始整日里和政府大院的孩子打架。两个院子的警卫员闲的时候乐得看两院孩子打架,时不时还“指点”几句。
     叶修从十几岁的时候就开始喜欢苏沐秋了。
     叶修记得那天是某个将军的外孙女结婚,因为伴娘团是两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于是伴郎团就请了叶修苏沐秋来撑场子。苏沐秋穿着笔挺的天蓝色西装,没打领带,衣襟上别了一朵红宝石玫瑰胸针,两条大长腿被突显出来,一脸正经,衣冠整齐,看起来像是个风度翩翩的绅士,一点也看不出来平时是个打架邋遢的小伙子。叶修一笑对“绅士”苏沐秋发出了“叶氏嘲讽”:“看起来倒也是人模狗样。”但“绅士”苏沐秋已经有“叶氏嘲讽免疫体质”于是毫不迟疑的回击道:“没想到你也有这么衣冠禽兽的一天。”
     叶修“哼”了一声,直接从旁边桌子上抱起等会儿要送给新娘姐姐的一大捧十分新鲜的玫瑰花束,假正经的理了理领子。在“绅士”苏沐秋震惊的眼神下“衣冠禽兽”叶修对着他单膝跪地,又“一脸深情”的看向他,做出把玫瑰花束递给他的样子。“衣冠禽兽”叶修清了清嗓子,刻意往下压了压声音,对着“绅士”苏沐秋温柔的说,“那么这位美人,你愿意和我这个衣冠禽兽共度余生吗?”
     苏沐秋被叶修一个大招击中,血条几乎清零,晕头转向之下就接过了玫瑰花。
     于是,当苏沐橙推门进来的时候就看见这样一幕:叶修对着苏沐秋单膝下跪,神色温柔,眼里盛了一池潋滟的笑意,苏沐秋抱着玫瑰花低头与叶修对视。阳光穿过落地窗,给两人镀了一层温柔的金边。
     养眼的很。
     这个特效,打得十分岁月静好呀。苏沐橙想。

3.
     于是叶修就在吊死在苏沐秋这棵树的路上一去不复返。
     叶修第一次向苏沐秋表白的时候是四月的一天深夜。
     军政两个大院原来每天都在一起打架的孩子都长成一表人才的青年,一伙人聚在叶修的别墅里深夜不睡一边喝酒一边扒彼此的情史。
      别墅的客厅里弥漫着酒香和红玫瑰香----桌上摆满了刚刚剪下来的红玫瑰,娇嫩的花瓣上还带着露水——这些败家子开了十来瓶红酒。
      扯着扯着扯到了苏沐秋身上。众人看向叶修——他和苏沐秋关系最好啊。
       叶修看了看苏沐秋,苏沐秋梗着脖子看着叶修。
      叶修想了想,淡淡开口了。
     “我想起来那个姑娘和你表白的时候,说了足足四次,然后你又反复问了七遍,才反应过来。”
     “是啊,早知道我当初就,不胡闹了。我那个时候是真的喜欢她。你知道。”苏沐秋呼出一口气,轻轻答到。
     “是,我最知道。”叶修低垂眼帘,神色莫辩,只能看见长长的睫毛一扇一扇,“也不知道是谁哭着嚎着给我打电话说怕她不要你了。我就头一回听你在电话里给我哭。结果是为了别人。”
     苏沐秋一噎,又拍了拍叶修的肩膀,“挺好的,别人都没见过我哭,小伙子你运气不错。”

4.
      众人看见叶修爆了这么大一个料,纷纷笑了起来,黄少天正准备调侃几句。就看见叶修拉住苏沐秋拍他肩的手一拽,苏沐秋重心不稳,一下栽倒在叶修怀里。苏沐秋的下巴磕在叶修肩上,疼的“嗷”一声,立刻怒视叶修:“妈蛋叶修你想干啥!”
      叶修对苏沐秋那点不可说说的心思可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同辈份的就没几个不知道,大家都安静下来。不过,人家亲妹妹还在这里,叶修你这样真的好吗?苏沐橙倒是没什么反应,反而饶有兴趣的看着苏沐秋和叶修二人。
     “苏沐秋。”叶修出了声。
     “我在。”苏沐秋察觉气氛不对默默看向叶修。
     “我喜欢你,没了。”
     “???”苏沐秋有些茫然,真心话大冒险?
       叶修叹了一口气。
    “苏沐秋,我喜欢你,从小到大,从一开始,到现在还不止,听见没有,我喜欢你,和你对那姑娘一样。我,喜欢,你。你就是老子的天下第一好。听懂了吗?我喜欢你。一直一直特别喜欢。想给你戴上戒指领个九块九的证那种,喜欢你。听懂了吗?”
      苏沐秋沉默了许久,手足无措,最后憋出一句,“叶修你喝多了吧。”
      苏沐秋从叶修怀里站起身,“今天天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大家慢慢喝。”说着就匆匆离去,走得很快,好像后面有狗在追他一样。
      苏沐秋走后,气氛瞬间凝固起来。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大眼瞪小眼。
      叶修摸了摸鼻子,“你们直接打地铺在这里歇息吧。公司还有点事,我先去公司,等会儿我助理过来给你们送东西。”一边说一边穿好衣服像没事人儿一个人一样走了。

5.
      有第一次告白,当然有第二次告白,然后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反正苏沐秋是个单身人士,叶修也不觉有什么。
      这是第三十六次告白,叶修精心策划了种种,场地,菜肴,气氛……房间里铺满了红玫瑰,叶修安静的坐在沙发上等苏沐秋过来。
      苏沐秋老远就看见玻璃房间里灯火通明,一看那架势就是叶修又准备向他表白。苏沐秋站在那里叹了口气,想起来那天和苏沐橙的对话。
      “哥,这么多年了,人心不是铁打的,我不信你对叶修一点感觉也没有。你知道不知道叶修早就和叶伯父叶伯母里交了底,那次差点被叶伯父打断腿。叶修每次表白你每次都拒绝,现在军政大院有几个不知道的,暗地里不知道多少人戳叶修脊梁骨。爸妈也都知道了,和我说过,要是你真答应叶修也没什么 。你准备怎么办?难道耗上一辈子吗?”
     “沐橙,我也很绝望啊。”
      “心动的感觉不是没有,只是很快就淡掉。”
     “我也想因为叶修的一些举动心跳加速原地爆炸。”
    “我也想喜欢他到没办法离开。”
    “可是怎么办。”
      苏沐秋捂住脸,觉得有些难过。自己的人生真是失败啊。过来好一会儿,他直起身,转身离去。
      叶修在玻璃房子里等了一夜,还是没有等到苏沐秋,他想过打电话,想打个出那串自己烂熟于心的号码,问问号码的主人,你为什么不来?可是,可是,可是你凭什么去打?
      叶修开口想要说话却发现嗓子哑的说不出话来。
      他点上一支烟,看着满天的繁星。想起多年前那个阳光好到炫目的上午。
      苏沐秋啊苏沐秋,你真是个败家子,是不是非要败光我的喜欢才肯善罢甘休。

6.
     吴雪峰听了叶修的话,不知道说什么好,手足无措站在那里发愣。
      真是作孽哦。
      突然,门口一阵敲门声。
     吴雪峰慢慢悠悠去开门,却发现门口站着几个身穿警服的人。
      领头的男子对着吴雪峰出示了证件,朝着他客气一笑,“请问叶修先生在这里吗?叶修先生涉及盗用他人姓名,被人举报,我们需要叶修先生和我们走一趟,配合我们的调查。”
      吴雪峰一听这话冒出一身冷汗,这是猴年马月的事了,怎么被翻出来了,还被举报了?正想和警察多打听打听。就听见背后一声“我是叶修,我和你们去。”吴雪峰急忙看向叶修,想要拉住叶修和他说几句话,叶修却神色冷淡,借着穿衣服的姿势,避开了吴雪峰的手,和警察走了。
       靠靠靠,吴雪峰心里骂了一声操蛋。然后立刻拿起手机给苏沐秋几个打电话。
   “喂,沐秋啊,叶修进局子了!”
    “什么???叶修好不好怎么会进局子?!”
    “不知道,说是什么盗用他人姓名要他配合调查。”
   “盗用姓名?叶秋?妈蛋,从哪儿翻出来的旧事?知道哪个警察局???”
   “不知道……我向人打听打听?”
   “吴雪峰等你打听完我看叶修就出不来了,公安系统那边我有人脉,我自己打听,北京这边听大眼说不太稳定,你不要太过声张。一切事务就按叶修在的时候来。”
      “好。”

7.
      苏沐秋半夜三更接到这种糟心电话简直要抓狂,出事的人却是叶修。
      操。
      苏沐秋一边打电话一边从床上爬起来穿衣服。
       当年叶修用叶秋这名,叶秋也知道。当时情况紧急叶修又没带身份证冒险用了叶秋的身份证,这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后来又从公安系统内部走程序,把叶秋改成叶修,多少年陈年旧事,都改回来多少年了现在再举报,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苏沐秋不知道,只好打电话给公安系统的朋友了解情况。
      几天后,某公安局。
      叶修带着一副手铐坐在对面,似笑非笑的看着苏沐秋。苏沐秋自己端详着叶修。
      下巴冒胡渣了,丑了。
     苏沐秋脑子里突然冒出的这句话把苏沐秋吓了一跳。他压下这些杂七杂八的想法。匆匆把这几天查到的和叶修简略说了一下。
      他看见叶修一脸若有所思的看着他却什么话也不说,渐渐停下来,也看着叶修。
    “沐秋。”
    “我在。”
    “我喜欢你。”
    “我知道。”
    “我这次接受调查完能出去了,你就做我的夫人好不好?”
      苏沐秋看着叶修,心想都这种时候了怎么还有心思谈恋爱。他想回避这个话题,叶修却不依不挠的看着他。
       苏沐秋只好说:“可是叶修……”苏沐秋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叶修打断。
      “沐秋,没有那么多可是。那天你和沐橙说的我都知道。”
      “我喜欢你,你对我也有心动。我们凭什么不能在一起。”
     “我用了十几年时间让你心动。我后半辈子还有十几年不止,我可以让心动变成喜欢。苏沐秋,你怎么不能相信我一定能把心动变成喜欢?”
      苏沐秋盯着叶修看了良久,久到叶修都有些恍惚不定。
     “好,我相信你。”
 

第三十七告白成功。耶。

    
     
    

评论(5)
热度(83)

© 结心点朱 | Powered by LOFTER